牙痛却不知哪颗作怪,为何?

日期:2012/12/31   阅读965次

       在对待牙痛这个问题上,我们的大脑可不会“区别对待”。美国科学家进行的一项新成像研究显示,在大脑看来,一颗疼痛的上牙与一颗痛疼的下牙之间没有太大差异。这一研究发现有助于解释为什么患者很难判断到底是那颗牙痛。研究发现将刊登在《Pain》杂志上。
               在很大程度上,人类对疼痛非常敏感。即使对于食指和拇指这两个“隔壁邻居”,大脑也能够立即分辨出食指中的裂片与割伤拇指的纸张之间的区别。但对于出现在口腔内的疼痛,大脑的反应却很迟钝,很难判断疼痛部位和强度。美国密歇根州大学安娜堡分校牙科医生兼神经科学家亚历山大·达席尔瓦表示:“我们对牙痛了解得不多。”达席尔瓦并没有参与这项新研究。他指出此项新研究是首批旨在揭开牙痛定位之谜的研究之一。
                  在这项研究中,由德国埃尔兰根-纽伦堡大学的克莱门斯·福斯特领导的研究人员对忍受牙痛的健康志愿者大脑活动进行了分析。他们向这些勇敢者的左上犬牙和左下犬牙发射短电脉冲。福斯特表示,脉冲刺激导致的痛感与冰块刺激下的痛感类似。对于这种痛感,志愿者给出的疼痛分值经常在60分左右,100分的分值则是他们能够想象到的最大痛感。
                为了分析大脑如何对不同牙齿的痛疼作出反应,研究人员利用功能磁共振成像监视上牙或下牙在受到脉冲刺激时的活动。福斯特说:“我们最初认为大脑的反应会存在明显差异,但结果出乎我们意料。”大脑的很多区域对上牙和下牙的疼痛作出反应。V2和V3是一种被称之为“三叉神经”的纤维两个截然不同的分支,负责传递痛疼信号,前者传递来自上颚的痛感信号,后者传递来自下颚的痛感信号。
        研究人员发现,大脑皮层内的区域——包括体感觉皮层、岛叶皮层和扣带皮层——    对两种牙痛作出类似反应。这些大脑区域在疼痛反射系统中扮演着重要角色,但任何一个区域均未能辨别出两种牙痛之间的较大差异。福斯特说:“这些区域的激活或多或少地存在一致性。”但他也指出,他们的实验可能遗漏了能够解释为何一些牙痛可以被定位的微妙差异。
                由于相同大脑区域在两种牙痛产生时被激活,导致大脑很难确定疼痛来自何处,人们自然也就不知道究竟是哪颗牙在作怪。福斯特说:“牙医应该意识到患者并不总是知道究竟哪颗牙痛。这种‘不知’既有生理学方面的原因,也有解剖学方面的原因。”
             达席尔瓦表示大脑在辨别上牙痛和下牙痛之间的差异时表现出一种“无能为力”,“我们经常在诊所遇到这种情况”。他指出,了解牙齿和大脑之间的路径可能帮助研究人员找到更为理想的治疗手段,用以对抗蛀牙或感染导致的剧烈牙痛以及慢性牙病。幻痛就是这样一种牙病,在患者拔牙后一个月内一直挥之不去。